在电影《无名》中,黄磊饰演的角色是片中唯一穿长衫的人,原来这样的细节也是导演别出心裁的设计:“张先生身处新旧时代的融合点,既背负着旧道德,又要面对新道德,所以能

在电影《无名》中,黄磊饰演的角色是片中唯一穿长衫的人,原来这样的细节也是导演别出心裁的设计:“张先生身处新旧时代的融合点,既背负着旧道德,又要面对新道德,所以能
在电影《无名》中,黄磊饰演的角色是片中唯一穿长衫的人,原来这样的细节也是导演别出心裁的设计:“张先生身处新旧时代的融合点,既背负着旧道德,又要面对新道德,所以能在影片中看见他既穿过长衫又穿过西装。”黄磊透露他非常喜欢这次的戏服,拍完后问程耳导演能不能把长衫送给他,“我现在在舞台上演《暗恋桃花源》的时候穿的是《无名》的长衫,‘无名’到了‘暗恋’中。” 因“戏言”接演《无名》黄磊在片中扮演的张先生是中共地下党上海某站点机要员,与周迅扮演的陈小姐在上海贝当路假扮夫妻5年。角色设定为广西人,父亲给他留有一块可以看见漓江的山上的土地,因软弱而最终背叛了信仰。黄磊表示接演《无名》是因为一句“戏言”。当时他和程耳等朋友聚会,“程耳说,‘你们要有段时间见不到我啦,我要去拍戏了’。我说‘那我到时候去探班’,他说‘行啊,你来客串一个角色吧’。就是这样饭桌上的一句玩笑话,最后真的给了我一个角色。”黄磊认为这次演了一个对他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物,“他有充分的理由懦弱,内心世界又很纠结,一直在自我审判。他是非常矛盾的一个人物,对我来讲,这次是一个挺有趣的尝试,也是挑战。”程耳导演此前曾透露自己的剧本其实写得很简单,后来拍摄时几乎每天都飞页,飞页对白最多时有五六页,“黄磊老师承载了大量的对白,承载了大量的起承转合,是全片不可或缺的纽扣。”第一遍读完剧本再回去重读的时候,黄磊说自己感觉到在《无名》的故事里面有两个东西非常强大,“一个是不安,另外一个是无畏。在这部作品当中,能够看到那个时代的不安,也能折射出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的一种幸福感、安定感。”剧本的第一场戏也是黄磊饰演的张先生的第一场戏。黄磊认为张先生此时非常紧张不安,同时还有一种渴盼,想赶紧结束这一切,“他的懦弱和那个年代真正的勇敢形成了对应,他是应该被时代洪流淘汰掉的人,最终的时代属于故事里那些真正无名的人。”很习惯穿长衫的感觉第一次和程耳导演合作,黄磊笑说他们演员也要做功课的,所以他看了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《边境风云》以了解程耳导演。这次的合作让黄磊发现,程耳是个非常敏感的人,“他可以在现场发现演员、拍摄等许多细节,比如灰尘、演员面部的微小变化、情感细微的流露,这些都是导演非常关心的地方。他在生活上很粗,吃什么都随意,但在拍戏的时候却很细,每个角色身上都没有废的笔墨。”在《无名》中,黄磊饰演的角色是片中唯一穿长衫的人。黄磊说他演过很多年代戏,“比如《橘子红了》《人间四月天》《四世同堂》等等,民国戏演了很多。我也很喜欢长衫,这些年演话剧,在《暗恋桃花源》的舞台上也都是穿长衫,所以我很习惯穿长衫的感觉,也很喜欢。”黄磊特别喜欢这次《无名》里的长衫,称赞衣服的质感是电影质感,“可能有人说电视现在也做得很好,但电影质感是因为它呈现出来会更大,看得会更清楚,影院也不像自己家里的电视,它没有遥控器可以自己调。电视你可以快进,你觉得亮度不够可以调亮点,你觉得色不够浓可以调艳一点,电影需要给你一个统一的审美输出。这次的服装我很喜欢,拍完我还把剧组的衣服拿走了,我问程耳能不能送我,我现在在舞台上演《暗恋桃花源》的时候穿的是《无名》的长衫。” 感受到梁朝伟的专注《无名》可谓大咖云集,对于这个演员阵容,黄磊认为程耳肯定只是想要找一些成熟、有创作力的演员。“从导演的角度来说,他一定不是要找大咖来凑数,而是要成熟的演员。”这次在《无名》中,和黄磊对手戏最多的就是梁朝伟和周迅,“我和周迅太熟悉了,我们在一起合作了很多部戏,所以我和迅姐对戏,反而没有让我觉得很新鲜或者很特别。”梁朝伟则给了黄磊很多新鲜感,“他是一个非常敬业、专注的演员。演员其实很容易感受到另外一个演员,因为拍对手戏时你要看他的眼睛,听他的声音,体会他的感情,那个时候两个人之间认知和交流的过程,比生活中隔着各种墙、惯性、社交习惯、文化差异等等的交流更深入。在角色饰演过程中,生活中的那些东西是要去掉的,就变成两个人会快速地贴近到对方。”黄磊说他第一天和梁朝伟坐在一起,就能快速地感受到两个人的交流,“我能感受到他的投入、专业,那时会有种很快乐的感觉,沉浸在里面。拍戏的时候程耳导演也不喊停,拍到最后有种还在‘那里’的感觉,最后听到很小声的‘好,停’,我就知道在监视器那边的大家也都沉浸在那个氛围之中。”(文/记者 肖扬)